明黄道周榕颂

编辑:皱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4 21:48:4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此为黄道周的“榕颂”,绫本楷书,10个册页,每页12.5X 23.8厘米。现藏于东山县图书馆。

明黄道周榕颂作者简介

编辑
参见:黄道周
黄道周(1585~1646)明末学者、书画家、文学家、儒学大师、民族英雄。字幼玄,一作幼平或幼元,又字螭若,螭平,号石斋,汉族,福建漳浦铜山(现东山县铜陵镇)人。天启二年进士,深得考官袁可立赏识,历官翰林院修撰、詹事府少詹事。南明隆武时,任吏部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首辅)。抗清失败,被俘殉国,谥忠烈。
黄道周通天文、理数诸书。工书善画,诗文、隶草皆自成一家,先后讲学于浙江大涤、漳浦明诚堂、漳州紫阳、龙溪邺业等书院,培养了大批有学问有气节的人才。世人尊称之黄圣人、石斋先生。著作甚丰。有《儒行集传》、《石斋集》、《易象正义》、《春秋揆》、《孝经集传》等,后人辑成《黄漳浦先生全集》,现存诗两千余首,被俘后“见三光”的牢室中所作三百多首诗,出自忧愤,最为感人。
他被视为明代最有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他的书法擅长楷书、行书和草书。他的行书和草书,行笔转折刚劲有力,体势方整,书风雄健奔放。有力量,又有姿态,是黄道周行草书的主调。他以隶书铺毫和方折行笔,点画多取隶意;字虽长,但强调向右上横势盘绕,让点画变得绵而密,虽略带习气,但奇崛刚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形式语言,尤显出其人刚直不阿的个性。其立轴代表作有行草书《赠蕨仲兄闻警出山诗轴》、《闻奴警出山诗轴》等,两作均加大行距,以连绵草书而成,有奋笔直下之势,激情燃纸,振迅耳目,如闻钟声、蹄声于道。他的楷书主要学习钟繇,比起钟繇的古拙厚重来,更显得清秀、飘逸。 黄道周善楷、行、草诸体书,又工隶书。他的楷书,如《孝经卷》、《张溥墓志铭》,字体方整近扁,笔法健劲,风格古拙质朴,十分类似钟繇楷法。不同处是,钟书于古拙中显得浑厚,黄书则见清健,可以看到其受王羲之楷法的影响。他的行草书,如《五言古诗轴》,大略类其楷书的体势,行笔转折方健,结字欹侧多姿,朴拙的风格同样接近钟繇。他的隶书正具有“清截遒媚”的特点,不如楷书那样古拙清刚。从黄道周书论中,反映出他对魏晋书法是比较倾心的,尤其对钟繇、索靖等具有古朴书风的书法更为欣赏,而对其当代书法,如董其昌的书法,则并非如此。[1] 

明黄道周榕颂作品简介

编辑
全文857字,字迹于清劲中有腴润,秀雅中有刚健。《榕颂》是黄道周仿屈原《橘颂》文体写下的传世名篇,他把榕树作为人伦表率而大加赞赏,勉己教人要似榕之高尚、利人、坚定。《榕颂》既是黄道周少有的传世手稿,也是他的著述与书法代表作品之一,经福建文博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珍品”。

明黄道周榕颂原文

编辑
南方有嘉树焉,厥名曰榕。其枝则蹇产磅礴,含云垂条;其叶则凝黝重碧,经霜不凋;其氐则连蜷诘屈,孕蛟子螭;其干则轮囷总络,蔽牛隐旗;其实则不华而收,抟若黍珠,斓若鸡头;其乳则含豪载胶,白于熊酥,黏于石油。
尔其为体,远望之若俯若偃,若飘神峤,属于近岸;迩察之若坐长者,环于翠幄,讲论自乐。尔其为荫,大者或数十亩,雨露垂腴,种龠得斗;其小者犹数百围,行人遗凉,弛担忘归。凡此犹相其肤质也。若其块状奇骋,虬髯麟鬣,倒生垂根,如千岁人披发互荅。又有异性,用晦而明,昼焚息焰,夜焫而荧,宜于守庚。郭驼所植, 水怀石,水缩其卫,石握其爪,如骊护宝。至其文理隐起,黄白间紫,皴劈错缋,疏密荦磊,细中杯斝,巨中扉几,不避嫠头,不化青兕。以彼六质,具此四妙,已为天下大树之所无有矣。
乃至其灵表和气,隐德贞命,虽朝披夕拂,未易得其端倪也。方夫天地蕴隆,蟊螟代作,蛓缘人衣,蜚败人服,此树独不生虫蠡之属,一二卷蒌,微笼玄鸡,绝丑上游,适然不疑。或又枯旱,柳椔旄死,靡草谢后,获落弊矣。此树颠踵,俱有生理,但得袭土一尺,时逢涓滴,而美庥可俟。然不可以渡敷原,厉越水,自渔梁以东,武夷以北,则绝地异类。是以国侨、羊肸不足方其仁,展禽、季路不足方其清,御寇、惠施不足方其智,宁封、钱铿不足方其静,而《尔雅》释茂,缺于江南;郭、陆状条,陋兹闽海。徒使废社樗栎,摅愤于散材;共汲土橿,假徽于万岁。量本揣末不亦疏乎?
夫天下号材之良有四,曰楶栋、舟车、棺椁、筐篚。然自尧茨而降,是有蒿宫;散朴之余,实闻廉藻。舟车为缪假之缘,棺椁为含腐之物,离支贻祸于上林,枣栗取谐于儿女。既以托于人雕,乃终委于下土。孰阜体以藏用,乃兼众而渺虑。以是备德,不称榕公,则公之容尔,固已久矣。爰感《楚章》,制为《榕颂》。颂曰:
帝锡炎土,畀以美荫兮,
羲道屈中,柯叶乃盛兮。
哀彼内热,示且休兮,
羕引旅筵,宛垂樛兮。
钜抱弗述,尊所愿兮,
为惠非报,同世患兮。
蹇其离立,贱行列兮,
舍琐反嫮,不受世悦兮。
远避虫族,通道术兮,
誉之不喜,况排抑兮。
自为蔽亏,从日月兮,
时奋淑傥,环而不璚兮。
屏细从大,似有所学兮,
新故承跗,靡陨落兮。
柳下之行,非所倚兮,
鸿庞纷缊,又不类伯夷兮。
铲华固朴,自得之兮,
不蹈穷谷,中以自持兮。
栏槛之玩,又乃离兮。
逾岭涉江,恶以为市兮,
独立不惧,师天地兮。
世喜姱理,轫以纤兮,
嗟尔长大,受世厌兮。
裸袒遝杂,吾无所憾兮,
以为树海,从泛滥兮。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艺术作品 文物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