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话

编辑:皱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0 11:35:50
编辑 锁定
包头话是一种流传于内蒙古包头地区及邻近地区的现代汉语方言,特指流行于东河区等区县的晋语-包头方言,属于晋语大同包头片,由清末山西汉族移民走西口传入。包头话为专有名词,流行地区只包括东河、九原城区及乡镇农村,并不包括包头全境使用的其他语言方言,市区其他城区主要使用汉语普通话,牧区大部分地区使用蒙古语喀尔喀土语。
中文名
包头话

包头话语言格局

编辑
晋语包头话(包头人习称为“此地话”,特指流行于旧城东河区及下属旗县的方言),一种现代汉语方言,属于晋语-大同包头片,也是晋语大包片的代表方言。包头话是当今汉语中保留入声最北的方言。包头作为一座现代化的移民城市,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内涵,包头话承载着当地的各种民俗文化,例如二人台。由于受蒙古语的影响,晋语包头方言同时融入一些蒙古语的音译词汇。[1]  关于包头话如何起源,以及形成年代、形成发展过程等问题,都还是未解之谜,有待考证。
包头的青山区是建国后新建,此区居民大都为外地移民,以京津冀地区为主,普遍使用普通话(混杂北京官话词语)。昆都仑区是建国后新建,包钢集团在此区建立,初期职工大都来自东北地区,所以流行使用东北话东北官话吉沈片),但普遍使用普通话。也就是说市区存在多种方言的拼盘格局。此外,部分蒙古族聚居区如达尔罕茂明安流行使用蒙古语。
电影《立春》中的对白即为软化版的包头方言

包头话形成过程

编辑
包头地区在明末清初时期,还是蒙古人的游牧地,只有极少数的汉人,并没有形成完整的方言形态,只是到了汉人“走西口”大量涌入,形成城镇和聚居村落以后,才出现了频繁的语言交流和融合。为了交际的需要,“走西口”人到包头地区以后,不仅要与当地蒙古人进行语言的交流,还要进行内部的交流和融合,因为他们是来自山西的不同县市,所以方言也不尽相同。这样时间长了,互相磨合,互相吸收,就产生了新的方言———包头方言。
这新产生的包头方言中,不仅有山西各地方言的影子,也含有蒙古语的成分。正如胡云晖先生《“走西口”与包头方言》所说:“‘走西口’进入包头的山西移民,来自山西省的不同地区。不论是垦殖时期‘跑青牛犋’的农民,还是包头成为西北皮毛集散重镇后做买做卖的晋商,他们的纷纷而至,使富有强烈地方特色的山西不同地区方言也随之而来。可以想见那时的包头,物攘人稠,三百六十行,南腔北调,各说各话,一片山西各地方言大会展的景象。而且最初在语言交流中遇到隔阂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之后,为了交际的需要,人们都自觉不自觉地舍弃了自己方言中那些过于狭隘的部分,保留和追求通俗与大众化的部分,经过长时期的磨合,最终,一种为大家普遍接受的方言交际语形成了,它不是山西方言的某一个,而是山西各地方言的融会,是一个包罗万象的集合体。”
关于包头方言的这一特点,民国《包头市志》卷七“风俗”也说:“包头市五方杂处,语言极不统一,除蒙人用蒙语外,汉人亦有熟悉蒙语者。至于汉话则方言不同,四乡居民,由河曲移来者最多,故河曲话为最普通。奎于市城则忻县、定襄、祁县口音为多,又杂以太谷、府谷语言,统谓之山西话。”“走西口”的山西人,对今日包头方言的形成,的确是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2] 

包头话不太好懂的包头话

编辑
包头人普遍有一个误解,认为包头地处北方,包头话对于外地人来讲应该比较好懂,虽不及东北话那样好懂,但起码比四川话河南话好懂。再加上包头本地以普通话为母语者大多能够听懂包头话,给人以包头话普通话完全能够交流的假象。其实这都是长期生活在本地所形成的误解。事实上,能够听懂包头话的地区不是太多,只有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巴彦淖尔鄂尔多斯乌兰察布锡林郭勒盟西部部分地区,河北的张家口邯郸陕北各地,山西(运城、临汾除外),河南西北部的一些地方。这些地区的方言与包头话有一定的相似性,均属晋语,比较容易听懂包头话。
包头话虽然和普通话调比较接近,但是比普通话多一个声调,拥有五个声调。包头话有入声韵母,鼻化韵母较多,无卷舌音,无前鼻音,连续变调特别复杂,这些特点都完全不同于普通话。青山区和昆都仑区有大量以普通话、东北话为母语的市民,这些人中只要是经常参加社会活动的,都基本可以听懂包头话。由于包头话在包头畅行无阻,所以仍然是这座城市的母语之一。
对于一个只懂普通话的人来讲,四川话河南话、云南话、贵州话南京话武汉话都比包头话要好懂得多。即便是青岛话大连话也较包头话好懂。包头话远没有广州话厦门话温州话苏州话难懂。易懂度大致相当于长沙话
包头话虽然给很多外来人员造成一定的交流障碍,但并不是很严重,因为大部分包头人都说普通话。

包头话语音特点

编辑
例句: 百 度 百 科 全 球 最 大 中 文 百 科 全 书
包头话标准发音:biak13 du53 biak43 ke24 que~44 qiu44 zui53 da53 zong24 veng44 biak43 ke23 que44 su24
拼音近似标音:bia dù bia ké quē qiū zùi dà zóng wēng bia ké quē sú
包头话的语音要比普通话保留古音多一些。
一、声母
1.新派包头话共有声母22个:z、c、s、b、d、g、p、t、k、l、m、n、ng、/z/、h、f、j、q、x、v、y、w。和普通话比出入比较大。
2..老派包头话还有zh、ch、sh、r四个卷舌声母,但是出现频率比较低,并且分别不与z、c、s、/z/对立。新派包头话卷舌声母完全消失。
3浊声母v和零声母w不对立。其中v出现的频率较高,零声母w声母可能是后期从官话区传入。对于u韵字也一样,多数时候为读vu(如“无”,“午”,“巫”,“武”)。
4.在包头方言中,古影疑二母的开口呼字混读为ng声母,疑语一部分齐齿呼字(如“咬”“硬”)归入n声母,其他像普通话一样脱落,归入y或v。
5.包头话普通话比较起来,声母差别虽然很大,但多数情况还是有以上规律可循的。下面列一些无规律可循的常用字:界(ger),耕(jing)、跪(kui),撞(ts‘?~)、今(zeng)、脊(zeq)、睫(zeq)。另外,
6.包头话中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一些字会依照其语法作用的不同而读不同的音。如“去”字,读音两分,作动词时读keq(新派为qv),作助词时读geq。这在语言学上叫屈折现象,多见于英语法语印欧语系的语言。
二、韵母:相较于声母,与普通话的差别更大
1.包头话保留了古代“入声韵”和“入声调”,古入声韵尾p、t、k变化为喉塞尾[?],一般用-k或-q表示。如苏轼水调歌头》词中的两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在古代本该押韵,但由于普通话失去入声而不押韵,在包头话里,这两句读作:/z/eng you bei huae li hak, yuak you ying qing yue quak“,”合“[hak]和”缺“[quak],可以完好的押韵。包头话有两套共八个入声韵母:aq、iaq、uaq、üaq 和eq、ieq、ueq、üeq。两套入声韵母间多数情况下不对立,只在少数情况对立(如“吃ceq”和“擦caq”)。基于以上事实,多数入声字包头话中都相互押韵,这在汉语的各种方言中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现象。
2.包头话中的入声字和《广韵》中的入声字并不完全对应,出入十分大,这一点在各种汉语方言(保留入声者)中极其罕见,甚至绝无仅有。如《广韵》中,“六 玉 肉 亿乙 爆 续 冒”是入声字,而在包头话中是舒声字,一般认为这是入声舒化现象。但与此相反,更多的差异来自是,包头话中读入声的字,《广韵》中为舒声,如“置趾帜鼻厕播滞挚措”,一般认为这是对上古汉语的继承。另外包头话中有极其多的舒声促化现象,很多字都有舒促两读,如“指处子提才也依把下时”。
3.包头话有丰富的鼻化元音。ing eng ong三个后鼻音韵尾包头话中要带鼻化元音,实际发音为ie~ng e~ng o~ng
4.深臻曾梗通五摄合流,收-ng尾。
5.咸山摄韵尾脱落,洪音与细音元音不同。如“三”读sae~,“钱”读qie
6.宕江摄韵尾脱落,主元音鼻化,读a~。
7.g k h与ae~拼时,要加入介音i。如“敢”读giae~,“看”读kiae~, “寒”读hiae~
8.a~与ua~合流,如”光“与”刚“不分。
三、声调包头话有五个声调,它们的名称,调值,例字如下
阴平(212) 妈ma(和普通话比差异很大)
阳平(44) 麻ma (和普通话比差异很大)
上声(213)马ma (和普通话比差异较小)
去声(52) 骂ma (和普通话比差异较小)
入声(43) 末mak(普通话没有)
包头话也有轻声,但是出现频率很低。相比起来,与包头话比较相近的包头近郊地区、鄂尔多斯、巴盟的方言中轻声则很多。另外,可能是晋语五台片(阴平=上声)走西口的移民影响,在很多情况下会出现阴平与上声混同。例如:“昆”字为上声
四、分音词:包头话语音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存在分音词,分音词是上古汉语复辅音声母的遗留,还是受古代少数民族语言影响,目前学界争论不休。如今包头话中“角”发音为[gek lao],“巷”发音为[hek lang],“棒”发音为[bek lang],又如将“缝隙”称为[hek la],其本字为“罅”。数量特别多
五、和其他有些晋语一样,存在大量圪头词(如圪躺),霍头词(如霍绕),日头词(如日脏)。
六、连续变调:这个在包头话中表现得十分复杂,有待学界进一步探究。

包头话与普通话关系

编辑
由于特殊的人口构成,包头市区内包头话和普通话东北话并存,互相影响的现象也很多,其中东北话正趋于消失,使用者趋于减少。中心城区两区域(青山、昆都仑)的普通话和东北话相互融合,使许多东北方言融入进来。而旧城的包头话普通话靠拢,但由于相互之间音系差别太大,互不兼容,所以靠拢余地有限。
反过来,包头话也不能不对当地的普通话产生影响,从语音上,跪读作kui,撞读作chuang(详见前面“语音”的“声母”部分)等发音在包头说普通话的人中间相当普遍,包头话的一些特有词汇也逐渐被使用普通话的人群所借用,如前述的ko~ ning,借入普通话后读作kang ning,也是普通话人群当中的常用词。
与临近的呼和浩特情况不同。“呼普“已经形成,成为了呼和浩特市的共同语。而”包普“还没有形成。也就是说,包头市区存在多种方言的拼盘格局。[3] 

包头话包头话面临的问题

编辑
1.目前包头市区(指东河区、九原区石拐区)80后的女性多数弃讲包头话,改说不标准的普通话。有的在家说包头话在外使用普通话,有的则干脆在家也用普通话和家人交流。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反映了包头市区年轻女性的社会价值取向,但这在客观上也为包头话的传承带来了负面影响。包头市区的年轻人中,包头话主要在男性中传承。
2.包头话中的方言词汇正在被共同语普通话)的词汇替换着,使得很多方言词汇式微甚至丧失。

包头话词汇

编辑
以下为按拼音排序的包头方言特有词汇,汉字为音译,不视为正确。
啊费——语气词,因为疼痛而瞬间产生的呻吟声。
啊娃——称呼自己的孩子
吧洞——又大又深的洞
拔个梁——抬杠
把脱——一眼看穿对方心思
白涝毛——白忙活
败兴——扫兴
扳托——作爱
半后晌——下午
半脑子——脑子不太清楚的人
半前晌-----上午
半头砖-----虽是女孩但性格和举止却像男孩
邦郎头-----头部长且不圆
奔儿喽——脑门儿
逼低——挖苦、挑刺
逼兜——耳光
逼兜游子——欠扇耳光的人
脖颈——脖子
补啧——收拾,打人
不待要——懒得不想做
拨拉——①用工具有方向性地触动 ②用手或者工具使物体平整、干净,例如:把床单拨拉干净!
不浪——像木头棒子的东西(注:“棒”的分音词)
不尿——不理的贬义用法
菜的——傻的,笨的
操蛋-----不怎么的样
铲板子——肩胛骨
长远——无论如何,例如“你长远要来”
朝起——仰起。“有了钱,头也朝起了”
朝阳阳——向日葵
撤——办事不主动,能拖就拖。也说“往后撤”。
秤数——分寸。例:“你刚才说话要有些秤数,不要尽灰说六道的”
瓷求个堆儿——发呆,呆头呆脑
赤不溜——光着身体
赤肚子——只是光屁股
抽架——扭捏,或是不自然的作某种动作,有贬义。
瞅摸——观察寻找?
出溜——滑,滑动
妖蛾子-----冒坏水
杵——往前摔倒。“杵了一跤”
传头子——原是一种瘟疫,后用来咒骂。
窜说六道——脸皮很厚,串话很多
呲啦——不满意对方的一种行为
瓷-----愣,呆
搓火——使人生气
打帮——劝说使事成功
打得悉硬-----理直气壮
待里——一向、从来。
待要——愿意。“不待要”就是不愿意,懒得去做
担悬——差点
淡球是——一般,就那么回事
叨拉——闲谈,聊天
倒衩子——衣服口袋,又叫倒衩衩。
灯抛子——灯泡
等当——比画
滴溜——用手提
地势——地方。例:“想盖房了,寻不见个好地势”。
垫死你——用脚踢死你
垫-----踢,踩
丁词——结识
定懂———思考
定锅——不经邀请,去人家吃饭
定猛——突然,忽然
丢丢——跑的很快的样子
丢盹———瞌睡
兜凉的-----所说的话令人吃惊
兜没的-----捕风捉影,说话不靠谱
毒点,毒挑——煽动他人
肚渣子——胆量,勇气
短下---欠下
断——追赶,驱赶。例如:“两天就断上了”“把狗断出去”
对搭——碰机会,有时
额水——讨吃
尔开-----放开
尔下——扔下、丢下。“娃娃尔在家哈儿了”
二个半——小孩学会说话但说不清楚
二老板——三、四十岁的已婚女人?
二里半-----和地名有关,指偏差较大
发毛——发怒、发火
翻——唠叨而且固执,不听劝告。例如,“他可翻了,你不要理他”
方祖——连累人的人,带来不祥之难的衰人 ,也可说:方祖疙瘩
房摆后——房的后面
房片——房顶
费!——疼的时候会这么说?,和啊费一个意思。
凤巴牛————屎壳郎
盖底——被子。又叫“盖窝”、“盖体”。
敢情——想不到
戈涝辞弯儿---腋窝,也叫说:嘎吱
个戳——皱,不平整
个但住-----暂时稳住
各儿——自己
个就——蹲着
各捞捞========墙角或一些比较狭小的位置 ,也就是“旮旯”的变音。
个棱子---台阶
个哩=痒痒
个瘤把歪——弯弯曲曲
个脬———尿脬(pao)膀胱
个森----浑身不舒服.
个踏——唠叨
个台台-可以坐的一个高于地面的平面
各应----恶心的东西.
各八-----①洼地,②与胳膊同音
各出-----皱褶太多,或指小气
各此——撒娇的样子
各蛋-----圆的东西,各蛋蛋也是圆的东西比前者小,也就是“疙瘩”的变音
各洞-----洞或指低洼的地方
各搅-----搅和,各搅搅是很久以前的一种糖的名字
各捞——用棍向外捞
各棱-----长且隆起的部分 (注:”埂“的分音词)
各梁-----梁,八各梁指抬杠
各料——丑或不平?
各留-----细长的物体不直
各跑——常在前面加个’灰’,指不是好人. 同义词:灰猴
各审-----也是恶心,用于看到老鼠癞蛤蟆臭虫时说
各生-----粒状物
各塌-----聊天或指说话罗索
各膝盖——膝盖
各应——恶心?
各匝==形容老年人行动不变,缓慢的意思
各渣-----残渣,或指坏人
寡——没有味道,没意思,无聊,做不当做的事也叫寡。
管袅(2声)了~~~~~~~~可美了
鬼嚼——胡说
鬼迷六眼-----心中有鬼而紧张的样子
郭鲁日——擀面杖
哈货——(蠢货)如:载是个哈货哇?
哈货——质量不好,或指人不行
害——淘气,调皮
酣水————口水
杭——正在(正要)……的时候。“杭吃饭呀,来人了”
呵砣——吹牛
河绊绊——河边
黑(he)将来=======傍晚
黑老娃——乌鸦
黑眼——讨厌如:你算是黑眼死个人了?
红麻不溜——裸体 ,全裸。和赤肚子有区别。
猴——小 。例如:候大大
后晌——下午
忽颤——坐轿子的样子,一上一下
忽抽——乱动
忽沓——说话的贬义用法,或指物体破旧变形但将就能用
忽拉盖——做事损人利己但很会骗人的人 ,骗子
忽绕——指人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护里——被罩
欢欢儿的——赶紧的,快点
灰猴-----对说话辛辣幽默的人的戏称
灰——坏
灰皮-----不务正业不干好事的人
灰说------瞎说
回个哇——回去吧
机密——清醒,精明
鲫瓜子——鲫鱼
接板子——脚
架套——架势,样子。“看架套,他就不像个庄户人”?
介介——条状物。“山药介介”即山药切成的条。
杰咳丢蛋-----说话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结记——惦记、挂念
镜品子——箅子
决——脚
侃子——————傻瓜
砍货——做事没有分寸的人。
抗硬——顶事的,有威力的。“闹抗硬的人来呢哇?往死抬!” (注,此所谓“抗硬”即前述ko~ ning,本字为“强硬”,保留古声母
坷梁——别扭?
磕哪个呀——去哪 (注:此“磕”即“去”的古音)
可梁——尴尬,也常指姿势或动作不舒服
可赛了~~~~~~~~~~~~~~~可帅了~~
抗———————口渴
克膝盖——膝盖
孔(kong)三声——啃,例如:牛骨石还是炖烂点好孔!
抠掐——用指甲抠,也指揩油。例如:你就好好的抠掐我哇。
扩(一声)个电话——打电话
括得悉硬-----派头十足
阔阔——小口口
拉疙蛋——有麻烦
拉黑牛——当托儿
拉夹——谦让、客气
拉谢灯-----关灯
辣结子——辣椒
赖菜地——没出息
兰信——丢人
蓝霉儿——发霉
老板子——老婆
老加日-麻雀
老娘娘\老板板----(指老太太)?
姥娘——姥姥
涝毛——忙活
涝毛——为别人干些与己无关的事。?
棱迷-----用眼神挑衅
冷子——雹子
豆节节-------------豆角
凉红杠晌窝------太阳非常利害的中午
了(liao)——远望
咧筋——生了气不去做某事或故意跟别人顶着干
咧着兰,乖哄乖哄——生气了,哄一哄
咯嗒——唠叨
咯浅——临时凑合
楼楼——鸽子?
炉台——做饭的
鸾头子——糊弄,将就,凑合
落毛(laomao)——为别人干些与己无关的事。
麻求烦——麻烦,烦人。
马趴——指向前摔倒后,身体全趴在地上的一种行为。
猫两眼——看两眼
毛傣傣——鸡毛掸子,或指做事斤斤计较的人
毛——恼怒
冒——扔,向远处投掷
没头鬼——形容人很不理解他人记不住别人对他的好
没敢定——也说“不敢定”,说不定,也许。
门儿——逗小孩用的语气词
梦生生雨——形容小雨
迷属----模样
密——藏起来
密麻不怔------形容刚醒来,反应迟钝
牧虎——死了又复活的人。
哪娃——调侃时对“你”的称呼
乃求货------一般是骂女的了,就是欠日的意思
那(nei)半——那边
乃(2声)刀货——就是”挨刀货“
难活——身体不舒服?
脑起——扛,也指举
闹不机密——弄不明白
能带——鼻涕?
年活尚-----做事不知深浅
娘娘——奶奶
鸟筋筋-----说此地话的人要说普通话的时候,例如:连载还听不明白,还得庚你鸟筋筋?
鸟鸟的——痒痒
袅(2声)得——美得
袅——得意,美滋滋的。
鸟牙——爱挑剔,不好伺候。
拧谢——干掉某人或让某物消失
农猴——土包子
nou(一声)的——可爱
女女——女孩
小小——男孩
耦——烧焦。“压住火,不要叫米饭耦了”
旁迷肿眼-----眼镜肿的,也可形容还没睡醒
胖(一声)头———虚伪
碰头漆砍——行走过程中有障碍
皮套套——橡皮筋
撇——聊
撇了——乱讲,瞎说?
撇了哇——表示感叹 不相信之意
迫(pai三声)掉:被人涮了
迫(pai三声)人————一个意思,说话不算话!
七搅-----搅和别人的事
起开——走开
前儿——前天
枪崩侯——不听话的孩子
悄悄哇——安静哇?
亲圪蛋儿——宝贝,指小孩子
清打早——早上
擎——只管、尽管。
秋咧儿——蟋蟀
求迷性眼——傻不啦叽的样子
求相——小样
取灯子——火柴
嚷架——吵架?
热怪——奇怪
热哄——欺骗
日怪——奇怪(日了怪了,猫(儿)吃开菜了。)
萨——挑拣
赛(sai三声)~~~~~~~~潇洒,牛B,例如:这赛?
散敌-----出洋相
喧——推,例如,不要喧我。
沙和尚——一种小的蜥蜴类动物
晌窝——中午
生葫芦——蛮横的人
甚——什么
拾翻——瞎翻
试当试当——试试看
怂货——孬种
怂——懦弱
算求了——算了。哈哈
抬——弄,抓,做。“他偷东西,让人家抬住了”
抬死你——整死你
汤水——样子,有贬义。“看你那汤水哇,动不动就瞪眼”?
讨吃货——不务正业的人?
套数——办法、做法。“他能了,那人有点套数了”
提溜——拎(动作)
体体统统——看那后生穿的体体统统!
听听儿的——老老实实的呆着,不乱跑乱闹?
突斯怪——猫头鹰
腿筋湾——腘
挖把-----赚钱
瓦额尔——前额突出
万团——很浓的痰
温秃秃水——不烫的水
五明头——五更天,天还没有亮,快亮了
务艺——抚育、培植。“这娃娃是他娘娘务艺大的”
弦儿-----脑袋有问题.
吸鳖顶——形容他人傻的厉害?骂人的话
悉板灰——很糟糕
洗涮格瓦——洗洗去
洗涮——洗脸,刷牙等
喜人——让人喜欢 (注:发音为[xiek reng],本字可能为“袭人”)
细——漂亮
细细——美女之意
下洼——贪婪。“你慢些吃哇,下洼的来来。”
弦个蛋——傻了吧唧的人
弦货——缺脑子的人
相跟上——一起走
小茬毛——不起眼的人
小泡子——小崽子
歇心——死了心,不在报希望
心红——一心向往,不能克制。
行不见——找不到 (注:,此“行”即“寻”,包头话中保留古音作[xi~ng]
行个人——找个人
醒的——知道
醒煽——暗示
修五道庙——吃饭
朽腌——蔫,也指无精打采
踅摸——寻找
佯误——耽搁。“快回来,不要在外头佯误了”
仰承——屋里的顶棚
腰嘛——估计
咬喃——言多无当、瞎说。
爷——自抬身价,我的意思。通常带有挑衅。
一个嘟蒜——一头蒜
一或——一下 突然间
胰子——肥皂
倚——遮挡。“你把我倚住了”。
阴阳——操办丧事的指挥人
营生——活计
玉娇娇?————玉米
载半——这边
咋介呀——怎么办
咋来来——怎么了??
咋也——估计
展——平整,完好
展应应——平整,完好
折摞——收拾。“把桌上的东西折摞起来”
抓拿——处理、对付。“我倒没个抓拿了”
做害——浪费,糟蹋
包头方言词汇的特点表现于,保留了宋元时期古白话的词语很多,如名词后加”行“表示”XX那里“,就是元曲里很常见的,元曲里常出现”虎剌孩“一词,现今包头方言依然使用,一般写作”忽拉盖“,是蒙古语”贼“的借用。
《水浒》里常见的”做甚“,是现今包头口语的常用词,表示”干什么“,另外,还保留了其他古语词如”寻、隳、罅(参见前述“分音词”)、摱“等
另一点,包头方言大量使用”忽、圪、日“作为词头,如”忽闪[huk sae~],圪捣[gek do],日悬[rek xue~]“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方言 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