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

编辑:皱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8 18:50:46
编辑 锁定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故事中包拯却查出沈让竟因爱马成痴而不惜贪赃枉法,苛扣军饷正是因此而起。展昭公私两难之下断然依法究办,沈让虽然伏法却让展昭与沈蝶一对恋人黯然分手,空然留下无限惆怅。
快速导航
分集剧情
中文名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
出品时间
2007年
制片地区
中国台湾
拍摄地点
黄岛
首播时间
2009年02月04日(香港首播)
导    演
刘立立(中国台湾),李宝能
编    剧
金超群(中国台湾)
主    演
金超群,何家劲,范鸿轩
集    数
13集
类    型
古装,武侠,历史
上映时间
2008年
制片人
刘立立 李宝能
主要奖项
《包青天》电视金钟奖最佳男主角奖-金超群
2011奥斯卡获奖影片
第二单元《白龙驹》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演职人员

编辑
沈让——关礼杰
沈蝶——姜华
绿珠——耿楠
武进——谭建昌
李全——徐鸣
杨豹——张人桥
杨彪——龙德
牢头——孙乐秋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剧情介绍

编辑
商州士兵孙强抢夺民财问成死罪,包拯查知孙强竟是一名孝子,大惑不解,决心前往查探究竟。展昭于前往商州途中巧遇盗贼打劫百姓,仗义出手救了沈蝶主婢。包拯查明商州马军竟然苛扣军饷方才导致孙强犯法,于是留在商州深入追查。展昭与沈蝶再度巧遇,却发现沈蝶身染绝症不久人世,公孙策精通医道大胆施以剖腹之术将之治愈留在驿馆养伤。展昭与沈蝶朝夕相处,情愫日生互许终身,沈蝶之兄商州马军指挥沈让更以白龙神驹相赠作为嫁妆。包拯却查出沈让竟因爱马成痴而不惜贪赃枉法,苛扣军饷正是因此而起。展昭公私两难之下断然依法究办,沈让虽然伏法却让展昭与沈蝶一对恋人黯然分手,空然留下无限惆怅。
另还有四个单元,分别是:《打龙袍》、《黄金梦》、《铡美案》、《通判劫》。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片曲

编辑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片头曲

作曲:三木单丹
作词:三木单丹
演唱:三木单丹
《义薄云天》
青天
普照着大地一片光明蓝天
势必证明亮丽的白云
这暴风雨洗不尽我的铁血丹心
风吹不息磨不平心头那道正义
梦似比义薄云天
我说你听我不信那些扑朔迷离
单凭良心的明镜终究获取胜利
黑白分明的眼睛从不认清功名
形影不离是你换我一世英明
忠义似海
从不摇摆
正气澎湃
推山覆海
忠义似海
从不摇摆
正气澎湃
推山覆海
这暴风雨洗不尽我的铁血丹心
风吹不息磨不平心头那道正义
这暴风雨洗不尽我的铁血丹心
风吹不息磨不平心头那道正义
冤事终审清——!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片尾曲

作曲:戴超贤
作词:三木单丹
演唱:三木单丹 陈彦
《好心有好报》强出头不服输自寻烦恼
天外有天比你高
大富贵比不上身体好
无忧无虑平常心到老
看得透想得开别爱计较
宽宏大量开口笑
多朋友要比多仇人好
让人一步世界大多了
真心好(真意好)
久了总会被看到
不需要急着让别人知道
重承诺(重感情)
友谊才是宝
尝过人情冷暖最明了
现在讲谁傻瓜言之过早
人会好心有好报
人生有什么才不算少
自己快乐满意就好
自己快乐满意就好
自己快乐满意就好

新版包青天之白龙驹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又值秋决之期,依律每年遭判死罪之囚由地方官府造册上报开封府勾决,包拯正在审阅勾决名册之时,却发现开封府辖下商州有一士兵孙强抢夺民财被判死刑,案卷之中并未陈述孙强犯案动机便草草审结,包拯向来以人命关天自律以免误判,又因商州马军指挥沈让当年更是由包拯向皇上力保,一向治军甚严,怎会容许属下犯下如果罪刑,深觉此事有疑,于是决定亲赴商州查明原委。展昭也同时前住与包大人汇合,正在前往商州的途中巧遇少女沈蝶与丫环绿珠遭盗匪打劫乃仗义相救后未留姓名而去。包拯抵达商州后对于知州李全奢靡成风的陋习十分厌恶,同时又派张龙赵虎查探孙强的行事为人,身家背景后得知孙强竟是一名孝子,家中只有一位年迈的老母相依为命,自己平日生活十分俭朴,只因军中已有半年未发军饷,为奉养年迈寡母不得已方出此下策抢夺民财;此时,沈蝶对于萍水相逢的展昭已心存好感,包拯对孙强认罪一案仍觉十分蹊跷,故打算重新审理此案,孙强在堂上细说了事情原委,是他隶属的商州马军左卫营全营官兵半年未发放饷银,而营中官长却以朝廷延发为借口,包拯却不认同,然而孙强一再强调所说全部都为实情,并且指全营官兵都可作证。

    第2集
      包拯乃怒令商州知州李全身为朝廷命官办案如此草率,在将孙强收押看管后,传今明天让孙强所属马军左卫营指挥杨豹前来包拯要当面问话。包拯让展昭将孙强寡母安顿妥当,正待明日传讯杨豹。此时李全却到沈让处通风报信,告之包拯此次前来商州目地在重审孙强一案,谁知杨豹竟擅向李全提出要将孙强自州衙押回军营企图以军法处斩,李全无力阻止只得任由杨豹将孙强带走,包拯得知后大为恼火,立即率众前往阻拦,力求保住孙强性命。营中杨豹要求所有士兵不许再提军饷一事,否则以军法处置,包拯及时赶到并带回孙强。杨豹对未发军饷之事矢口否认并指孙强乃是挟怨诬告,杨豹与孙强各执一词,包拯决心查明真相。展昭奉命遍询营中官兵军饷发放情形却无人敢承认举发,想是杨豹下令噤口,展昭返回驿馆时巧遇沈蝶主仆,沈蝶惊喜之际竟然引发宿疾,当场晕厥于展昭怀中。

    第3集
      展昭将沈蝶带至驿馆暂歇,沈蝶苏醒后,虽对展昭已有好感,但因自己的不治之症而不让绿珠说出自己的身份,当即告辞而去且未留下姓名住处,展昭此时对沈蝶已有好感,却因沈蝶的病怅然若失。包拯为查明军饷之事再提问孙强,孙强信誓旦旦且宣称右卫营亦拖欠未发。包拯心知有假于是传马军指挥沈让问话。那沈让在六年前全军马术竞技中夺魁,包拯惜他是个将才向仁宗保举方得任官,经多年屡建战功升任现职。沈让自许定会严查此事,给包拯一个交待。沈让询问杨彪杨豹后知道,他们是因赌债而挪用了军饷,虽痛斥二人,但为保住商州马军的军兴誉,不得不采纳二人的意见,补发军饷,伪造饷册。另一方面沈让得知救沈蝶的人竟是展昭后,极力阻止二人再相见,用意却在保护沈蝶不受伤害。展昭为沈蝶的病终日记挂在心,公孙策则劝慰说若有可能不妨让他尽份力。右卫营指挥本是杨豹之兄杨彪,沈让亲率二人携带二营饷册来见包拯,公孙策在初步清查后发现,证实官兵均已按月签收并无拖欠军饷之事。

    第4集
      为显清白杨彪杨豹自请入狱静候包拯查明此案。包拯心知有异乃顺势将二人暂时押入牢中监管,再仔细核对饷册及升迁调补文书以查明真伪。沈蝶对展昭已生情愫却因患有先天不治之症随时可能丧命而不敢言情。绿珠深知沈蝶心意于是暗中牵线将沈蝶带至驿馆与展昭见面。展昭立即央请公孙策为沈蝶诊断期能将病治愈岂知公孙策却发现沈蝶非但无药可治而且已命在旦夕,。沈蝶请求留在驿馆与展昭共度有限时日,展昭心疼不已。公孙策彻夜不眠详细比对饷册与其他文书终有成效,发现饷册果然是伪造。杨彪、杨豹唯恐被包拯查出克扣军饷,故而补发军饷并要求二营官兵补齐签收,为坐实孙强是挟怨诬告因此假冒了孙强的签名,却忽略签收之日孙强早已被州衙收押。包拯得知正欲据此直问杨彪杨豹之际,赫然传来孙强在牢中自尽身亡的消息。众人赶至州衙公孙策却查出在孙强身上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在挣扎时留下的,所以实系他杀,在传讯值班狱卒张顺时查明原来那晚傅立主动为其代班,谁知早上回来傅立不在,而孙强则已死在狱中,包拯下令将傅立拘拿到案。

    第5集
      杨氏兄妹虽被关在牢中,却并非在押人犯,颇受礼遇。包拯并不急于将他们治罪,而是让张龙赵虎再赴左右卫营遍询官兵,取得实证后再办。包拯心知杨彪杨豹自认饷册可以蒙混过关无需再杀孙强灭口,凶手必定另有其人,却显然与二人有关,故而暂不追究伪造饷册之事,反将杨彪杨豹以合谋杀人罪嫌列为重犯,二人由自请入狱顿时变为正式收押。然而所有的疑问均傅立到案后方才能得知。包拯为能让展昭多些时日陪伴沈蝶,故特意不安排任务给他。沈让本是沈蝶之兄对其极为疼爱,沈蝶失踪令沈让心急如焚,派贴身偏将武进在全城四处寻长,终于查出沈蝶藏身于包拯所宿驿馆之中,沈让得知沈蝶来日无多且对展昭已有爱慕之心,不忍将之追回乃任其留宿驿馆。展昭与沈蝶互吐情衷相约远去他乡静待归天,公孙策为沈蝶开出可以帮助止痛的药方,展昭因陪伴沈蝶而无视包拯公务而身感愧疚,为能专心陪伴沈蝶,展昭不得已向包拯辞行,然而此时涉嫌此案的狱卒傅立竟却被人杀之灭口,包拯令李全加派人守保护杨彪杨豹,真实用意却是怕二人潜逃,全案至此再起疑云。公孙策在得知展昭与沈蝶均能担然的面对死亡,故大胆提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破腹补胃之术,虽无完全把握,但根据医理却十分可行,沈蝶为求与展昭长相厮守竟大胆接受治疗。公孙策在为明日工作做准备,而包拯刚前去州衙再次审问杨氏兄弟。包拯把杨氏兄弟因涉及两起命案而被正式关押大牢,以静制动之策必有所获。李全则又去马军将此情况告之沈让。公孙策为沈蝶拖术前精心准备,务必保持驿馆内的肃静,所有人不得任意走动,更不得接近厢房,展昭则有门外守候,公孙策冒险施术进行的非常顺利,若能安然渡过今夜便能痊愈,众人欣喜,展昭更是照顾有加,寸步不离。

    第6集
      左右卫营在副指挥的带领下虽能正常运作,但有些营务却因没有交待清楚而难以插手,沈让不惜违抗包大人的命令,以交待公务之名强行对李大人拖压,硬是在牢中与杨彪杨豹见面,并答应会替他们向包拯说情。李全胆小怕事,深知此事严重性,立即向包拯禀告,包拯对沈让故意违令而行的行为,相信必有其原因,并相信他会主动前来说明情况。沈让虽对沈蝶在驿馆非常放心,但仍决定亲自去驿馆看沈蝶,另一方面,他推测李全已把探监之事向包拯禀告,故须主动向包拯认罪才对。沈让突然到访驿馆让包拯深感意外,然而沈让却告之包拯沈蝶正式成是他妹妹。沈让的来到让沈蝶不得不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展昭,原来是因沈让不想让沈蝶在所剩无多的生命中再增情感伤害而曾阻止二人交往,这也正是沈蝶隐藏自己身分之主因,展昭决定和沈让好好谈谈,当沈让得知公孙策竟将沈蝶的绝症治好,感到颇为欣慰,但展昭仍是他担心之事。沈让得知沈蝶的绝症已治好,非但同意二人交往而且对展昭的人品颇为满意,并在驿馆内与展昭以武会友,切磋武功,之后便前去拜见包拯,包拯为他和展昭之间能化解芥蒂十分欣慰,沈让因前日私自去大牢探视杨氏兄弟而特地向包拯请罪,包拯在了解实情后决定不予追究。临走时,沈让想一同将沈蝶带回家,却被公孙策因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尚不能移动而阻止,便同意让沈蝶继续留在驿馆。沈蝶因沈让同意她与展昭来往而十分高兴,沈让也再三嘱咐沈蝶要注意自己的脾气,不能太任性,展昭也答应要照顾沈蝶一辈子,沈让欣然离开。杨彪杨豹在牢中十分不安,对于这两起命案究竟是谁所为,甚至会不会来到牢中杀害他们,感到忧患。沈让让武进去驿馆将展昭带至私人马场并将宝马白龙赠与展昭,展昭本不接受却被沈让以白龙为沈家嫁妆之由逼得不能不受,沈蝶得知沈让竟以白龙相赠,心知沈让已接受展昭且必会同意二人婚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第7集
      包拯将杨彪、杨豹关押却采取不审不问的攻心之策,一则以静制动再则欲令二人心生疑虑自乱阵脚,不多时此策果然奏效,二人在牢中饱受牢狱之苦,杨豹本就性格暴躁自制力差,此时早已濒临崩溃之境。李全向包拯禀报二人在狱中情形,包拯心知二人无须多久必有所动,于是交代李全随时反映持续观察。于此同时沈让的一举一动反而引起包拯怀疑,深觉隐约之中孙强一案与沈让颇有关联,只是犹在臆测阶段并无实际证据。杨豹不耐狱中生活终于崩溃,杨彪无奈只得逼李全请来沈让意图能将二人救出。孰料沈让坦承授意武进将孙强与傅立杀害,并威胁沈让如不把他二人救出去就把此事拌出来。沈蝶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公孙策也建议经常出来走动。杨豹冲动之下以揭发沈让为要挟,沈让不为所动,二人因为唯恐遭到暗害连牢中饮食都不敢沾唇。李全身怕出事将此事禀告包拯,包拯则怀疑二人曾经受到威胁。武进要求在牢中结束他们的性命,却被沈让拒绝,声称无凭无证暂且安全,而马场的那些宝马却成为隐忧,要求武进另找处所安置它们。包拯得知后设下计谋令二人坦诚克扣军饷之罪,二人为求减轻罪刑终将沈让教唆杀人之事和盘托出,包拯闻言震惊不已。李全将包拯提审杨氏兄弟之事告知沈让,沈让要求再次探监却被李全当场回绝。

    第8集
      此时张龙赵虎亦在城内接获传言,称沈让拥有数匹价值连城的宝马,同时商州马军在三年内竟然换购军马上千匹,显然有从中牟利之嫌。因此包拯更加确信杨彪杨豹所言非虚,沈让的确涉有重大嫌疑,于是便从马场里的宝马开始查起。为免展昭两边为难,包拯特意不让展昭参与全案的追查,甚至有心将展昭与沈蝶支离商州,谁知展昭早已看出端倪,并不想被排除在外,包拯无奈之下只得将实情告知,展昭心知倘若真查出沈让罪行,日后自己与沈蝶之间必受影响,然而却又不愿公私不分以私害公,几经思考后沈蝶决定回府去休养,也好让展昭专心为包拯查案,然而沈让却因而有了警惕,心知包拯已对他产生了怀疑。展昭终于决定将沈蝶送回府去已便专心查案,沈蝶并未在意且庆幸展昭能为包拯尽力故而欣然回府,然而沈让对于沈蝶的突然回府感到惊讶,因而有了警惕,心知包拯已对他产生了怀疑,本想借沈蝶住在驿馆之际,查探驿馆内的情况也就此打住。展昭担言决不会因私害公,包拯终于答应让展昭参与全案侦查,首先便对沈让拥有数匹宝马之事有所质疑,只因马场之中宝马早被沈让转移他处藏匿,只剩一匹白龙马,然而白龙则宣称来自柴王爷所赠,为证实真伪包拯立即派张龙赵虎前往柴王爷府求证。因武进原为一名马贼,后因得到沈让的赏识,故一直跟随在沈让身边担任偏将一职,深得沈让信任,为查到被沈让藏匿的宝马,包拯决定从武进着手调查。

    第9集
      武进得知展昭的武功了的,故十分想与他比试。展昭因每日调查沈让的案子故想暂避沈蝶一段时间,包拯担心沈让心生疑虑,故让展昭勉为其难。展昭前去探望沈蝶,沈让借机打探案情无果。沈蝶担心包拯招见沈让是与案子有关,展昭请武进带他去马场看白龙,武进却提出要与展昭比试兵器,展昭无奈只好答应。针对军马汰换频繁一事,包拯则以勘查军务之名由公孙策前往马军军部查阅历年账册,沈让则全力配合,担然受检。公孙策素有过目不忘之能,亲自前住马军军部查阅,不至于影起他们的怀疑。经公孙策查阅账册后,将商州马军历年来购军马的账目记录在册,果然发现军马的确新购千匹而且买价明显偏高,倘若从中牟利则暴利可观,但因劣马或良驹各人认知不同,所以是否贱马贵报不得而知,而与马犯接头购买全由武进经手,包拯乃决定从武进身上着手,关于武进的背景也同时进行清查。原来武进曾是边关赫赫有名的马贼,后因被沈让拘捕,本该依法斩首,沈让惜其武功不忍杀之利用职务之便隐匿不报,武进感恩投靠直至今日,这也是他唯命是从的原因。

    第10集
      包拯查出武进背景后假借协助调查之由将武进招至驿馆问话,并利用武进对沈让的愚忠逼得武进坦承身分,同时武进亦将杀害孙强傅立之罪一肩承担,包拯明知武进存心要为沈让脱罪却苦无实证,只得将武进押送至州衙大牢并令李全严加看守,禁止任何人探监。沈让得知武进被拘捕关押方知包拯已开始对自己下手,虽知包拯无凭无证却忍不住试探沈蝶是否肯位自己求情,得知沈蝶承诺后沈让颇觉欣。张龙赵虎回报证实白龙的确是柴王爷所赠,武进又已将罪行自揽上身,若要证实沈让涉案唯一线索便是取得马贩的买卖账册,将马贩账册与马军账册相互比对后便可证明沈让是否从中贪渎。沈让让李全带他去见武进,李全不敢有违包拯的命令,而拒绝沈让,沈让深知探监已无可能,便向李全询问案情,才知武进已向包拯承认两起命案均是他所为,便匆匆离开。在取得马贩的联络方式后,包拯下令张龙赵虎将账册取回,然而各地马贩均受江湖组织马帮管制,展昭深知除却以江湖手法之外绝无可能取得账册,于是禀报包拯后单人独骑连夜出城而去。包拯将武进承认罪行一事让公孙策转达沈让,沈让的反应则痛斥他们为害群之马。

    第11集
      知州李全原本就颟顸无能,竟然背着包拯提审武进,偏又在言语中透露二日之内包拯便可取证查办武进同伙,武进知道指的必是沈让,于是越狱而去警告沈让,包拯得知后十分诧异,认为武进既有了必死之心,又何故要逃呢,想必定是有非逃不可的理由。沈让见到逃狱后的武进,给了武进些银票,让他立即离开商州,武进劝沈让杀马灭迹,以免日后图增麻烦,然而沈让爱马成痴又怎么会舍得呢,况且沈让自认包拯绝无证据将他入罪,所以并未理睬武进的说法。武进提出刺杀包拯,却遭沈让拒绝。武进只好闯进大牢将杨彪杨豹杀害灭口,李全因武进逃狱一事被包拯暂停知州之职,待全案终结,交吏部严办,商州的公务由商州通判暂代。展昭到达马帮却无法取得马帮账册,只得与马帮首领欧阳春比武较技,若能获胜马帮方肯协助,欧阳春人称北侠与展昭齐名,二人武功不分胜负,欧阳春感佩包拯爱民如子展昭侠肝义胆毅然将账册借出,展昭致谢后即奔回程。武进劝不动沈让竟暗访沈蝶,并将全案完整告知于她,沈蝶如遭晴天霹雳一般,于是向沈让求证,沈让坦承不讳自己这一路走来非常艰辛,最后靠着精湛的马术夺魁之后才有了变化,自认能有今天全是马给他的帮助,沈蝶悲痛莫名。

    第12集
      沈蝶为沈让犯下的罪行十分难过,沈让并不想因为他的事而影响了沈蝶与展昭之间的事,坦言就算日后被包拯查到什么证据要将他定罪,也决不会让沈蝶去向展昭求情,两人交谈后不欢而其散。沈让至此仍不肯舍弃宝马离开商州,亦不许武进伤害包拯,武进为替沈让解除危机不惜行刺包拯,却在四卫及府兵合力护卫下无功而返。武进再次密探沈让,沈让怪罪武进将事情告诉沈蝶,武进则认为此事还有唯一一个对沈让不利的证据,因各地马贩都由江湖组织马帮集中管理,所以交易都录入马帮账册,而且展昭可能已经前往马帮借用账册,因沈让不肯离开商州,武进只好前往城外拦截展昭抢夺账册。包拯生怕沈让会逃出城去,便点调士兵守在马场外的必经之路,因深知沈让武功高强,便交待只可暗中跟踪,不可与他拼斗。沈蝶不忍兄长伏法便前往驿馆求见包拯,但包拯深知沈蝶此番来意十分无奈,只得让公孙策代为处理。沈让已存必死之心而不欲反抗,竟将宝马全数带回马场。包拯则让王朝马汉备齐车马前住马场,待展昭回府后,确认账册无误后再去马场与包拯会合。武进本非展昭敌手此行意欲以死全忠,展昭无奈终将武进杀死。沈蝶求包拯不成,乃转而出城等候展昭。沈蝶苦苦哀求,希望能让免沈让一死,展昭虽知因此可能失去沈蝶,但仍忍痛拒绝,并要沈蝶不要再为此事去求任何人。

    第13集
      展昭终将账册带回驿馆交与公孙策。经过仔细比对,确认沈让的确违法贪渎,贱马贵买,以少报多,从中收取了贿金,于是前往马场与包拯会合,准备拘捕沈让。展昭要求先去马场,包拯一行缓行,当展昭到达马场后,沈让早已在等候展昭,并要求与展昭一较高下,展昭毕竟技高一筹胜过沈让,二人再换马战,沈让果然尽显大将之风,连展昭都落入下风。正在此时包拯带领人马赶至马场,沈让坦承罪状,并希望这些千里良驹在充公之后能够得到珍视,包拯答应,沈让叩谢包拯照顾宝马,沈让自谓当年受到包拯保举,如今却辜负包拯的期许犯下贪渎罪行,实在无颜受刑而自尽身亡。沈蝶赶到时已为时已晚抚尸痛哭。包拯交待商州通判王忠暂代知州一职,待回京后再派任新知州,在保留出一部份供沈蝶的生活所需,沈让府邸将被收回,一切安顿妥当后,包拯一行人马返回京城。沈蝶决定带着沈让的灵位一同回老家住,回忆曾经与展昭的种种,再想到如今的结局竟如此的残忍,痛心万分,因展昭曾救她,所以不能恨他,但沈让的死却也让她无法再爱他,便发誓以后都不会再见展昭。途中沈蝶出现,展昭要求带沈蝶走,沈蝶表示永远也忘不了展昭没有求他之事,因为导致日后无法面对展昭,却依旧将白龙相赠,希望展昭日后不要忘了她,二人就此分离只余无限惆怅。

词条标签:
歌曲 影视作品